习近平总书记驻足观摩的侨批封

2020-10-16  来源:一枚邮币

昨天央视《新闻联播》用了1分19秒的时间播出了习近平总书记参观侨批文物馆的消息。他强调,“侨批”记载了老一辈海外侨胞艰难的创业史和浓厚的家国情怀,也是中华民族讲信誉、守承诺的重要体现。要保护好这些“侨批”文物。

那么,侨批到底是什么呢?

中国人出国的历史悠久,但直至清末,人们才将旅居国外之人称为“华侨”。闽南、潮汕等地的方言中把书信叫“批”,于是华侨寄到家乡的附带汇款的家书便称为“侨批”,又称“番批”“银批”。

“批一封,银二元”,这句早年流传的民谚,道出了“侨批”的重要。“侨批”历经一百多年,目前存世数量不多,这在文献在数字化的今天更显珍贵。

早期华侨出国,往往把家眷留在国内,因此他们在异国他乡劳动所得就要想法设法地寄回家中赡养他 ( 她 ) 们; 另一方面,国内眷属自从亲人出国之后就倚门而望,等待着海外亲人平安的消息和汇寄的款项。因此 , 他们之间急切地盼望着取得信息上和经济上的联系。可是海内外远隔重洋,汇寄十分困难。侨居国的邮寄只能在统治者阶层之间进行,民间的通讯尚很原始,国内虽有邮驿或民营信局等,但也不可能为广大华侨服务,因而一切只好靠华侨自己来创造了。因此,从宏观上也许可以说侨批是与华侨同时出现的。

自从十八世纪开始,由于西欧殖民者东来掠夺和开发,深感劳力缺乏,因知华人工资低廉,且有刻苦耐劳的特性,便大肆前来中国招募华工。因而华侨出国日多,华侨社会逐步趋向成熟,他们欲与祖国之间加强讯息、 经济联系的要求也日益强烈。为了适应这种需求,十九世纪初,开始有水客往来于福建广州等地与东南亚之间,也有往返于中国与美洲之间的。所谓水客,实际上是从事海外贸易的小商贩,他们从国内带些丝绸、磁器等货物到国外出售,再从国外带回香料等物前来贩卖,以获厚利,俗称“走水”。清道光二十八年,福建省永春县陈应谋开始当水客,为马六甲华侨传递银信;光绪年间,广东省海南文冒县张运吉、 张运显等人开始当水客,为泰国和新加坡华侨传递银信。水客时代界然是侨批业初级形式,但它毕竟在一定程度上适应了华侨与国内眷属在经济上、讯息上联系的需要,因而能够逐渐发展起来。当它向批信局发展以后,更是受到华侨的欢迎,因为他们的工作效率比水客时代又有了进一步的提高,虽然还达不到票汇 、电汇或转汇的效率,但已经达到了其时所能达到的最高水平。批信局的高工作效率是建立在 “帮号” 基础上的。帮号是批信局实寄封的编号,类似现代邮政的特殊挂号,但远超过特殊挂号的作用。《置邮溯源 》 一文,从古至今记述了中国邮驿发展史,也记述了批信局高效率的工作情况。文中写道:“他们有处理信件以速著称,当轮船还没有下锚停泊前,信件已经搬到小驳船上,边向岸上划去,边由信局代理人在舟中分拣信件,远在正规邮件之前,妥投到收件人手中去。”

因此,“侨批”与东南沿海人民出洋打拼的历史相连,有华侨就有侨批,国学大师饶宗颐教授将侨批誉为足可“媲美徽学”的“海邦剩馥”。

众所周知,侨批封上有丰富的邮政信息,是集邮爱好者收藏和研究的重要邮品。因此,集邮界人士最先介入侨批的收集与研究,像《侨批发展史》荣获1989年全国邮展金奖,《侨批与邮政服务》荣获2007年世界级FIP金奖,《太平洋战争华侨银行与中国的侨批服务》荣获2007年国家级Natioal大镀金奖,《广东梅州侨批》荣获2019世界邮展镀金奖。

2013年,在韩国全罗南道光州市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国际咨询委员会评审会议上,“侨批档案”申遗成功。《中国集邮报》发文表示:“中国的侨批收集与研究始于集邮界,在整个侨批的发掘与收集、整理与研究,以及侨批档案申遗过程中,集邮界人士助力、给力,功不可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