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版 English

“武汉应无恙,当今世界殊”

——观毛主席诗词《水调歌头•游泳》邮票有感

2020-03-24  

图1:《毛主席诗词》邮票第1枚“毛主席在著作”

图2:《毛主席诗词》邮票第13枚“《水调歌头•游泳》”

1967年10月1日至1968年5月1日,原邮电部发行《毛主席诗词》邮票一套14枚,其中第1枚图名为“毛主席在著作”;第13枚图名为“《水调歌头•游泳》”,图案为毛主席诗词《水调歌头•游泳》手迹。《水调歌头•游泳》全文如下:“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今日得宽余。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风樯动,龟蛇静,起宏图。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值此武汉突发新冠肺炎、举国奋力抗击疫情之际,我们重温毛主席在武汉写的这首词作,再看这枚《毛主席诗词》邮票,感受格外亲切,意义非同寻常。   

毛泽东主席对武汉情有独钟,他除中南海外最爱住在武汉。他曾说过:“我就是喜欢这个城市。”1956年,中国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经济建设出现了崭新的局面。1954年中央人民政府决定修建武汉长江大桥,1955年毛泽东视察了全部工程。1956年毛泽东巡视南方,又视察了大桥的施工现场。6月1日、3日、4日,毛泽东在武汉连续三次畅游长江,随后写下了《水调歌头•游泳》这首词, 最早发表在1957年1月《诗刊》上。该词描绘了当年中国社会主义建设欣欣向荣的景象,体现出中国人民改变一穷二白落后面貌的豪迈气概,同时也反映了一桥贯通大江南北的历史意义。

毛主席《水调歌头•游泳》的手迹,龙飞凤舞,大气磅礴,前无古人。据有关史书介绍,当代伟人的《水调歌头•游泳》,写于1956年6月,是对周世钊的酬和之作。而《水调歌头•游泳》邮票图案,则选用了发表于1966年7月26日《人民日报》上的毛泽东诗词手迹。如果将二者作一比较,便会发现细微的不同。一是原词的标题是“长江”而非“游泳”,二是“逝者如斯乎”而非“逝者如斯夫”,三是“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的断句,原词是“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后改为“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

这首词的通俗解释是:“刚喝了长沙的水,又吃着武昌的鱼。我在万里长江上横渡,举目眺望舒展的长空。哪管得风吹浪涌,这一切犹如信步闲庭,今天我终于可以尽情流连。  

江面风帆飘荡,龟蛇二山静静伫立,胸中宏图升起。大桥飞跨沟通南北,长江天堑将会畅行无阻。我还要在长江西边竖起大坝,斩断巫山多雨的洪水,让三峡出现平坦的水库。神女(神女峰)如果当时还在,必定会惊愕世界变了模样。”

毛主席《水调歌头•游泳》虽然是60多年前写下的作品,《水调歌头•游泳》邮票发行也已有半个多世纪了,但这首佳作至今仍热闪烁着不灭的光辉,至今依旧鼓舞亿万人民奋勇前行。词中有些佳句,好像就是针对当前现实而说的那样。比如“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这些佳句,不正是教导我们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冠疫情,也要鼓足“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的勇气,也要坚定“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的信心吗?又如这“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不正是指湖北儿女、武汉人民定能除却病灾、送走瘟神、受到世界各国人民的广泛称赞与好评吗?这首词作,这枚邮票,句句经典,字字珠玑,越看越有味道,越学体会越深。

2020年3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亲临武汉疫区考察调研,亲自指挥作战,号召大家同心协力、英勇奋斗、共克时艰,誓夺这场战“疫”的全面胜利。历史将再次证明,武汉不愧是一座英雄的城市,湖北人民、武汉人民不愧是英雄的人民。这场战“疫”的伟大胜利,能不叫作“武汉应无恙,当今世界殊”吗?(文/龚达才)


京ICP备 16014765 号 版权所有: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1号 邮编:100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