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不灭的指路明灯

伟人们是怎样刻苦攻读、努力践行《共产党宣言》的

2020-08-20  龚 达 才

《共产党宣言发表110周年》纪念邮票

1920年8月,由陈望道翻译的《共产党宣言》第一个中文全译本在上海正式出版,成为指引中国革命的一座光芒四射的灯塔,至今已经整整100年了。为此,中国邮政于2020年8月22日,发行《‹共产党宣言›中文全译本出版一百周年》纪念邮票一套1枚,图案内容为《共产党宣言》书影、“真理的味道”的故事等。1958年7月1日,邮政部门曾发行《共产党宣言发表110周年》纪念邮票一套两枚,图名分别为“马克思恩格斯侧面像”和“《共产党宣言》1848年德文版”。

陈望道是《共产党宣言》中文全译本首译者,我国著名的教育家、语言学家,浙江义乌人,中国共产党党员。100年前,他奋力完成了《共产党宣言》的翻译工作,为中国革命立下了汗马功劳。《共产党宣言》中文全译本的出版,犹如春风化雨般地滋润了神州大地,对中国革命产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影响,孕育了一大批始终站在时代潮流前端的风云人物。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都是马克思、恩格斯的忠实学生,都是学习和践行《共产党宣言》的优秀代表。他们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革命实际紧密结合,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中国革命和建设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伟大胜利。

在纪念《共产党宣言》中文全译本出版100周年的今天,我们怀着崇敬的心情,看看伟人们是怎样毕生苦读、努力践行《共产党宣言》的。

毛泽东同志不愧是全党攻读和践行《共产党宣言》的杰出典范。1918年8月,毛泽东到北大图书馆做助理员,在李大钊的影响下开始接受马克思主义。1919年12月,毛泽东从一本杂志上读到《宣言》前半部分的内容。1920年5月,毛泽东第二次到上海找陈独秀,陈独秀将陈望道的《宣言》译稿清样送给他详阅。毛泽东回忆说:“我第二次到上海去的时候,曾经和陈独秀讨论我读过的马克思主义书籍。”1936年,毛泽东在陕北对美国记者斯诺说:“有三本书特别深刻地铭记在我的心中,使我树立起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第一本就是陈望道翻译的《共产党宣言》。”1939年底,毛泽东对一位进马列学院学习的同志说:“《共产党宣言》,我看了不下一百遍,遇到问题我就翻阅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有时只阅读一两段,有时全篇都读,每阅读一次,我都有所启发。我写《新民主主义论》时,《共产党宣言》被翻阅过多次。” 1949年3月,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送交一套干部必读书目共计12种,第一种就是《宣言》。毛泽东不仅研读中文版《共产党宣言》,还学习英文版的《共产党宣言》。1954年秋,已经61岁的毛泽东竟然开始学起英语,而他学的马列主义经典著作的英文本,第一本选的就是《共产党宣言》。这本书的文字比较艰深,而且生字比较多,学起来当然有不少困难,但他从《共产党宣言》第一页到最后一页,全部都密密麻麻地用蝇头小字注得很整齐、很仔细。1958年、1963年和1970年全党三次开展学习马列著作活动,毛泽东开列书单的首篇也都是《宣言》。直至临终之时,他老人家身边仍放着两本革命战争年代出版的《宣言》。                                                              

周恩来同志是全党的“大管家”、人民的好总理,一生工作比谁都忙,但他真正是“做到老,学到老”,也不愧为我党学习和践行《共产党宣言》的模范。1922年8月旅欧期间,周恩来在《少年》刊物上发表了题为《共产党宣言与中国》的著名论文。二万五千里长征途中,他把《宣言》当作“贴身伙伴”。1936年,周恩来在与斯诺的谈话中说:“在赴法国之前,我从译文中读过《共产党宣言》。”抗战时期,身兼党政军要职的周恩来在运筹帷幄之余,总是从随身带着的一个公文包里取出《宣言》等经典著作,挤出时间来研读。在延安整风运动中,中共中央把《宣言》等5本书指定为“干部必读书”,周恩来更是结合中国革命实践潜心学习和钻研。1943年,他还在延安读过的《共产党宣言》封面上亲笔签名。新中国成立后,在全国第一届文代会上,周恩来当着代表们的面,对陈望道先生说:“我们都是您教育出来的学生!”1975年1月,在全国人大四届一次会议上,身患癌症的周恩来还询问陈望道,是否找到《宣言》首译本,并深情地说:“当年长征的时候我就把《共产党宣言》当作贴身伙伴,如果能找到第一版本的《共产党宣言》,我真想再看一遍。”

刘少奇同志是党的杰出的理论家,他对《共产党宣言》的学习与研究,比别的同志更加刻苦努力。1920年夏秋之际,刘少奇和任弼时等去上海一所干部学校学习。学校为每个学员都发一本《宣言》,并由陈望道给他们讲授。从此,刘少奇开始认真阅读《宣言》,并联系思考中国革命问题。新中国成立后,他回忆说:“那时我还没有参加共产党,我在考虑入不入党的问题。当时我把《共产党宣言》看了又看…… 最后决定参加共产党,同时也准备献身于党的事业。”1921年5月,刘少奇等人被派到苏联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主要课程就有《宣言》。他对这部经典著作的学习非常刻苦,后来写下了《论共产党员的修养》等许多光辉篇章,为传播和实践《宣言》的伟大思想作出了重要贡献。

朱德同志虽然长期身为带兵打仗的总司令,但他学习马克思主义、阅读《共产党宣言》,一直走在前列。他在年轻时通过阅读《新青年》等进步报刊,接触了共产主义新思潮。1922年,年已36岁的朱德抛弃了高官厚禄,千里迢迢来到马克思、恩格斯的故乡去取革命之真经,并在柏林加入了的中国共产党支部。当时他如饥似渴地阅读《共产党宣言》、《马克思恩格斯通信集》、《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和《共产主义ABC》等著作。1925年,他进入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系统地学习了马克思主义理论。1926年7月,朱德回到中国之后,无论革命形势多么危急,他都对《宣言》等经典著作勤学不辍,并做到联系实际,学以致用。在艰苦的长征路上、在太行山的密林里、在延安的窑洞中,他总是《宣言》随身带,有空就学习。新中国成立后,朱德担负着繁重的领导工作,但对《宣言》等经典著作的学习仍毫不放松。1976年5月18日,朱德收到中央党校顾问成仿吾送来的根据1848年德文原本重新校正的《宣言》新译本后,就迫不及待地对照旧译本仔细研读了一遍,并高度赞扬说“做好这个工作有世界意义。”

《共产党宣言》是邓小平他革命生涯的“入门老师”。1949年5月,百万雄师突破长江天堑,直捣国民党南京总统府。在总统府图书室,邓小平与陈毅曾纵论旅欧经历,都说自己是读了《共产党宣言》等启蒙书的缘故,才走上了革命道路。早年赴法国勤工俭学期间,邓小平就开始读了《共产党宣言》、《共产主义ABC》、《新青年》、《社会主义讨论集》等著作。1926年,邓小平先后在莫斯科东方大学和中山大学学习,经常阅读的书籍有《共产党宣言》、《建国方略》等。 1992年春天,邓小平在南巡中再一次提到:“我的入门老师是《共产党宣言》和《共产主义ABC》。”

《共产党宣言》陈望道译本 

《毛泽东同志诞生一百周年》纪念邮票小型

《周恩来同志诞生一百周年》纪念邮票

《刘少奇同志诞生一百周年》纪念邮票

《朱德同志诞生一百周年》纪念邮票

《邓小平同志诞生一百周年》纪念邮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