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版 English

《中国2019世界集邮展览》邮票诞生记

2019-06-03  

中国2019世界集邮展览邮票

十年“邮”聚,缘结中国。2019年6月11日,中国2019世界集邮展览即将在湖北武汉拉开帷幕。这是我国第三次举办世界顶级邮展,其规格之高、亮点之多,一直备受社会各界关注。而每逢世界邮展,除了高水准的邮集、丰富的展陈之外,主办国为助兴盛会发行的邮票亦为看点之一,1999北京世界邮展、2009洛阳世界邮展,中国邮政都发行了纪念邮票,在世界邮展的舞台上展示我国当时邮票设计印制的水平。此次武汉世界邮展,中国邮政又将交出一份怎样的“答卷”呢?

2019年5月23日,本刊记者受邀来到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和多家媒体一起采访了即将发行的《中国2019世界集邮展览》邮票的设计者王虎鸣及这套邮票中国邮政主创团队的相关人员。尤其让到场记者惊喜的是,我们第一时间见到了这套刚刚出炉、还带着墨香的武汉世界邮展纪念邮票。

作为集邮媒体的记者,我见过不少新邮,但这套邮票却着实令我“惊艳”不已,其设计之美、印制之精,肉眼即清晰可见。在场的工作人员信心满满地介绍说:“这是河南省邮电印刷厂早上刚派人送来的,我们之所以把采访安排在今天,就是为了让大家能看到实物之美,有真切的感受。”

的确,在微距放大设备的“加持”下,在场的记者们仔细欣赏了这套邮票的各种细节后,都连呼“太精美了!”“太漂亮了!”一时之间大家除了惊叹之外似乎也找不到更多合适的词句来形容。王虎鸣也是第一次看到最终的成品,尽管设计过众多邮票,但他端详着自己的新作,神情中依然满是陶醉,他感叹道:“16年的等待是值得的!”

16年的等待,等来了一件国之重器终登国家名片,这背后的故事,还要从头说起……

选题先行

众所周知,6月11日世界邮展开幕日,将同时发行纪念邮票,这已成惯例,也早已列入2019年纪特邮票发行计划,但这套邮票究竟如何选题,如何设计,如何印制,在年初制定计划时仍是未知数。

据主创团队工作人员介绍,在中国邮政对全年发行邮票的定位上,这套邮票的起点相当高。十年一届的世界邮展机遇难得,一套精美的邮票可以通过这个窗口向世界展示中国邮票、中国邮政的风采;而2019年又欣逢新中国70华诞,邮票一直见证着祖国的发展脚步,一套精美的邮票亦将成为中国邮政致敬建国70周年的最佳献礼。基于以上两点,从确立发行计划之初,中国邮政便将这套邮票定位为全年的精品邮票之一,并提出要注重创新,做精做美,既要给全国集邮爱好者拿出叫好又叫座的产品,又要在世界各国同行面前展现中国邮票印制的水平。

定位一旦确定,接下来便是选题了。世界邮展题材邮票通常以举办地的特色文物为图,但湖北历史悠久,文物众多,如何选择既能代表湖北、代表武汉,同时又能展现荆楚文化风采的文物呢?

一位主创团队的工作人员感慨道:“关于这套邮票的前期论证之频密是近些年少有的。”首先针对邮票选题,主创团队在武汉先后举行了两次论证会,邀请了当地各领域专家参加,会上讨论热烈,收获颇丰。其后在北京又举行了若干次小型论证会,反复会商。综合了各方意见后,主创团队从湖北全省和武汉当地的文物入手,做了多个选择方案。最初定的是“古画+瓷器+青铜器”,但经过多次讨论,大家一致认为:一是选择的文物要具有足够的代表性,要能够代表中华传统文化,同时能展现荆楚文明的亮点;二是此次登上邮图的文物不能和以前发行过的邮票题材重复。

在这两条原则之下,又经新一轮热议,邮票内容最终拍板确定:一是《江汉揽胜图》,一是曾侯乙尊盘。这两件文物之所以最后脱颖而出,是经过充分的论证和考量的。曾侯乙尊盘是一件战国早期青铜器,《江汉揽胜图》是一幅明代国画,且不论文物价值,仅从两件文物时间跨度之长,即可映现出中国传统文化的文脉传承,源远流长。

设计寻真

选题确定了,邮票制作流程进入到下一步的设计阶段。为打造精品,此次邮票设计采用了竞标方式,优中选优。

对此,王虎鸣记忆尤深:“我从事了三十多年职业设计,但这次参与竞标是最紧张的。我一直非常希望能设计一枚青铜器邮票,最终中标,对我个人来说,这次的曾侯乙尊盘小型张圆了我的梦;而对中国邮票来说,这枚小型张则圆了一个16年的梦。”

回溯16年前的2003年,中国邮政发行了一套《东周青铜器》邮票。据王虎鸣回忆,这套邮票他也参与了设计竞标,最后虽未中选,但他对这套影雕套印的青铜器题材邮票十分关注,记得当时的选题中即列入了曾侯乙尊盘,但这套邮票的票幅为50×30毫米,而尊盘整体形状趋于宽方,且工艺繁复,按票幅比例缩小后,以当时的工艺水平,达不到雕刻印制的条件和要求,最终被忍痛拿下。

王虎鸣说:“当时湖北方面对此也很失望,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当年的‘不可能’也成就了如今的‘可能性’。16年后的今天,在湖北举办邮展盛会,这件青铜重器终于作为小型张的主图登上了国家名片,可以说是水到渠成,美梦成真。试想2003年这件尊盘如果真上了邮票,以当时的技术条件,我想是达不到今天这枚小型张呈现出的精美效果的。”

随后,对于这套自己十分看重的邮票,王虎鸣如数家珍,将邮票内容及设计理念一一道来。据他介绍,该邮票一套两枚,小型张一枚,邮票选用了明代《江汉揽胜图》绢本国画,该画是国家一级文物,现藏于武汉博物馆。画面中心内容为长江、汉水交汇处的景色,画中可见水上船帆密布,汉阳晴川阁与武昌黄鹤楼隔江相望。这幅画集中表现了邮展举办地武汉的地理位置、人文风貌,同时也包含了世界邮展汇聚八方来客的寓意。邮票的规格为32×50毫米,以连票的形式设计,这样更能完整地再现这幅古画的精美画面。在票面设计上,他采取了左右出血、上下留边的方式,并将面值、铭记及相关文字置于上下边饰之中,这样画面元素既相互和谐统一又独立存在,相得益彰,恰到好处。

小型张选用的即是16年前与“国家名片”擦肩而过的曾侯乙尊盘,这是一件我国首批禁止出境展览的国家一级文物。出土于湖北省随州市曾侯乙墓,现藏于湖北省博物馆。尊盘由上方的尊和下方的盘两件独立的器物组成,是温酒或冰酒的容器,尊通高30.1厘米,盘通高23.5厘米,制作工艺非常繁复,至今仍无法进行完美复制,其纹饰繁缛,穷极富丽,特别是它的透空装饰,彼此独立,互不相连,参差错落,玲珑剔透,令人叹为观止。其铸造上的高度技巧,有着鬼斧神工之妙,堪称中国青铜器的巅峰之作。在前期论证过程中,专家们便一致推荐将这件重器作为本届盛会小型张的主图。为展现尊盘之美,小型张被定为横幅票型,规格为146×95毫米,设计上整体为金色基调,与凝重的青铜尊盘交相呼应,力求和谐典雅、恢弘大气,左上方的祥云和右下方的黄鹤楼图案代表着包容热情的武汉喜迎五洲四海的客人。圆型齿孔在形式上既新颖协调,又寓意一轮圆月,寄寓本届盛会的圆满成功。

从业多年,王虎鸣见证了一套套新邮的诞生,但谈及这次经历,他依然感触颇深:“这套邮票出炉的整个过程我都参与了,必须强调,这是一个集体创作。前期论证充分,中间设计过程对我来说可谓是诚惶诚恐,而后期印制则是精益求精。一环扣一环,缺一不可。在后期印制阶段,我对河南省邮电印刷厂提出了几乎苛刻的要求,但他们都一一实现了,再好的设计都要靠印制的二度创作来呈现,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有很多争论,但最后我签样的时候,大家觉得这一切的付出都值得。我们可以说是整合了所有能够调动的资源,打造出了一件方寸精品。”

印制求精

正如王虎鸣所说的“设计要靠印制二度创作来呈现”,对于这套邮票的后期印制,中国邮政可以说是下足了功夫。

在邮票图稿确定文物选择后,不得不说这两件文物给了主创团队带来了极大的发挥空间,尤其是曾侯乙尊盘,可以说是让大家又爱又怕,“爱”在于这件青铜重器时隔16年终于走入方寸,“怕”在于担心目前的生产印制水平是否能还原尊盘的精美,并在方寸空间内让它大放异彩。带着这种爱不释手又“压力山大”的复杂心情,整个主创团队开始了工艺论证。

首先,主创团队来到湖北省博物馆和武汉市博物馆实地观察文物,并就以何种工艺在方寸间展示文物进行了热议。《江汉揽胜图》为绢本国画,在该题材印制中运用古画还原技术已有很多成功的先例,这方面有许多现成的经验可借鉴。曾侯乙尊盘是件青铜器,我国曾发行过殷代、西周、东周青铜器题材邮票,都采用了雕刻版印制,这样最能展现青铜器的质感,因此大家一致认为应采用雕刻版来表现这件尊盘的繁杂细节。

工艺确定下来后,主创团队立即着手准备。这次小型张的雕刻,主创团队选择了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的雕刻师白金。在将图稿拿给“中钞”的相关领导和技术人员看时,大家的感觉是共通的,都是既激动又担心。雕刻室的张继卿主任表示:能遇到这样的生产任务非常不容易,是雕刻师的幸运,但是雕刻布线的难度也是前所未有的,由于曾侯乙尊盘本身细节太多,所以必须先做减法,以点和线首先做好主体,然后再进行细节处理。整个过程要求雕刻师既要有非常好的素描功底,又要对器物表现有高超的艺术理解。最终白金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经过4次打样,在最后一次调整布线前又亲自到武汉实地参观文物,才拿出最后精雕细琢的布线方案。

进入印制阶段,河南省邮电印刷厂可谓是“举全厂之力,成精品之作”。最终呈现出的效果令人叹为观止,体现了我国邮票印制的最高水准。《中国2019世界集邮展览》邮票以12色胶印进行古画还原,细腻的调频印刷颗粒使得画面层次清晰,细节丰富。为使邮票画面达到还原古画的效果,邮票内最后一色印制了哑光油,用来遮挡邮票纸张的光泽,使邮票画面古朴素雅,更加贴近原画,也增强了邮票与边饰的对比效果。版式二在此基础上还增加了一色,以13色胶印呈现出最佳效果。小型张则采用胶雕套印,邮票原型画面有圆月寓意,以珠光墨印制,产生如月光般的视觉效果。边饰上的黄鹤楼、云纹与水波纹以冷烫印制,呈现紫色和金色变换效果,下方水波纹波光粼粼,很好地表现了江城武汉的地域特色。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小型张和版式二的边饰以0.6毫米孔径打出“CHINA2019”字样,点出世界邮展举办地和年份,而0.6毫米孔径是首次在纪特邮票上应用,在此之前可见最小的孔径为0.7毫米,为此河南省邮电印刷厂专门从国外特别定制了钻头,反复试验才成就了这个“第一”。最后,这套邮票也与时俱进,进入了信息时代,在版票和版式二的边纸都印上了二维码,手机扫描可与“邮票小百科”联结,读取相关邮票信息。

对于这枚小型张的印制水准,王虎鸣信心十足,他表示:“我国参加过多次政府间邮票印制者大会,但最佳雕刻邮票奖我们还没拿过,此次期待着这件精品能冲击一下这个奖项,因为每一个环节我们都尽可能做到了极致。”

“单雕”创新

对于此次邮展的“短腿”特供邮品,集邮爱好者都非常关注。网上一直流传着特供品是绢制版式二的猜想,记者就此询问主创团队的工作人员,得到的回答是:不是绢制,而是“单雕”。

何为“单雕”?记者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词。见大家迷惑不解,王虎鸣解释道:“所谓‘单雕’,指的是单色雕刻版印制,也就是简洁地将雕刻版呈现在一种特殊纸张上,这次我们选择了水印纸。这种印制方式已经多年不见了。这个创意来自我的突发奇想,我在国外见过很多漂亮的铜版画,就设想能否在邮票设计上借鉴一二;又因为这次的特供邮品图案还是曾侯乙尊盘,这件青铜器太让我震撼了,于是在设计时我立刻想到了‘单雕’。当我把想法跟领导说了以后,得到了积极回应。接着又问了印厂,回复我说技术上也没有问题。当时我特别激动,一口气做到凌晨两点多,赶工设计。在我的心目中,选题-设计-印制,只有通过这完美的三步曲才能成就完美的邮票。现在我最期待的就是‘单雕’的最终成品。”

而截至采访结束时,这枚神秘的“单雕”特供品还未面世,但从图片的精美程度来看,相信一定会给广大集邮爱好者一个大大的惊喜。

世界邮展,十年又相会;邮展邮票,十年再进步。在倡导文化自信的当下,这套邮票就是最好的诠释,各个环节通力合作,不懈追求,成就了一件美轮美奂的方寸精品。相信这套邮票不仅会为世界邮展锦上添花,在目前的集邮大形势下,还能提振广大集邮爱好者的信心,并传达一个信号:中国邮票在发力,中国邮政在努力。为打造精品,为营造更好的集邮环境,我们一起尽全力!

最新进展:“单雕”付印了!

5月30日,中国2019世界集邮展览的特供邮品——“单雕”版的印样经过了9次修改,终于在邮票设计者王虎鸣和中国邮政集团公司邮政业务部、河南省邮电印刷厂的相关负责人签字后进入了印刷阶段。小编也在现场见证了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

此次邮展特供邮品备受瞩目,堪称邮展邮票的“重头戏”,为此中国邮政集中了多方资源,采用了最能真实完美呈现国宝级文物——曾侯乙尊盘原貌的单色雕刻版印制工艺。特供邮品采用单色雕刻版印制,不仅展现了更高的难度和水准,还体现了中国“大道至简”的哲学思想。据悉,特供邮品所用纸张为经过了多年刻苦研发的水印邮票纸,水印图案为中国邮政LOGO,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二次使用水印邮票纸印制邮票,此前仅在1950年的“普东2”邮票使用过水印邮票纸,不过当时是从国外进口的。

摘编自集邮博览总第382期《“16年的等待是值得的!”——<中国2019世界集邮展览>邮票诞生记》(尹璐)


京ICP备 16014765 号 版权所有: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1号 邮编:100083